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侦探小说】纸飞机的悲伤回忆(五)  

2010-07-20 13:2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本博主同意,不能擅自复制,粘帖和转载。

 

(十)

程菁的回忆:

“两年前,我还没转到国立物化大学。但是却经常收到妹妹的来信。她一直在信中聊起她的爱情和友情,甚至连戏剧社的计划安排都告诉我。我能感受她确确实实生活得很快乐,特别是爱情。可是当我收到她的最后一封来信时,她的信让我感觉到她内心的沉重痛苦与忧虑。不久我就听到她自杀的消息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一个乐观向上的人为什么突然间从人间消失,而且她是我的妹妹啊。我怎么也无法接受,为了寻找原因,我特意转到物化大学,继续学业。也许是缘分吧!我不知不觉也和妹妹的朋友们交上朋友。当时我经常看到峰忧愁的面孔,无论曼玲如何追求他,他都不为所动,他真心爱我的妹妹。就是他那份专一吸引我,我逐渐爱上他,可是那只是一份暗恋。后来他追求我,我也只是认为他把我当成瑜了,然而,他的行动与承诺让我觉得这是一份真爱。要不是我听到了一翔与曼玲的对话,我还真以为自己遇到幸福了。

‘为什么不是我?为什么偏偏是那个女人的姐姐!我付出了这么多,每天陪在他身边,而且在事业上,又帮了他不少。为什么峰就不肯看我一眼。程菁算什么?她一来,就让峰爱上她。’曼玲生气地把脚不断踢向道具的木门。

‘别伤心了,你也别总是把眼光放在峰身上嘛,尽管他有钱又很帅。不如你考虑一下我嘛,我才是一直暗中保护你的人啊,你提的任何一个要求,我什么时候会拒绝?’一翔顺势把手放在曼玲的肩膀上。

可是曼玲不领情,一手甩开他,奸笑地说:‘拒绝?那是因为我的众多要求,你都得益不少,才听我的话吧。上次,我不是叫你灌醉程瑜,然后故意在峰面前做出一些亲密的行为,我在他旁边添油加醋地重复这件事,还以为把他们弄到分手就完事了。可是程瑜那家伙未免太蠢了吧,分手了就要去死吗?就算觉得冤,也没跟林峰说我们的事。’

我当时听了后,觉得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恶魔,为什么我的妹妹就要被他们逼死,而他们却能活得好好的,一点罪恶感也没有。后来我无意发现,峰其实是知道整件事的,他本来被一翔敲诈,因为一翔在校外的投资活动失败,很缺钱,他顺势把那个背后的阴谋告诉他,他却没责怪一翔,反而和一翔同流合污,居然设计以这个阴谋为由,来敲诈曼玲,当时林峰也是很缺钱,他的社会演出团队无法找到赞助商。我以为他只是一时糊涂,才做这勾当。可是我却听到他和一翔这么说:‘那个女人,我早就忘了,既然傻傻地爱上我,又傻傻地隐瞒真相,还去自杀!也许她们姐妹前世欠了我吧!我这张看上去忧郁又帅的脸,把她们骗得团团转。念在程瑜的死,我确实有些责任,我就将就点,做她姐姐的男朋友吧。’我听着他们的奸笑,我顿时发誓,我一定要这三个人痛苦地下地狱,绝对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我要替我妹妹报仇。

曼玲这个人粗线条,根本不会怀疑我之前偷了她的化妆品,让她必须得接受那只有毒的唇彩;自从曼玲死后,峰和一翔的计划被打破了,他们一直想找时间在商讨,可是我偏偏让峰经常陪着我说话。第一件案件发生的晚上,我让峰陪我聊到很晚,导致一翔都没办法找他,我和峰分开不久,我马上换上假发,准备好凶刀,然后故意让孝柔看见我的背影,接着就在林峰房间,把他杀了。如我计划所料,一翔果然会料到是我杀了他,他的确想用这个来要挟我,但是他还傻傻地认为,我是不会伤害他,就如韦琪刚才所说,把他的死弄成像个意外,从而结束我的复仇计划。”

(十一)

“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事先跟我商量呢?我不仅是瑜的密友,也是你的好朋友啊!”惠媛激动地说,“瑜死前,她就只把那个阴谋告诉了我。我当时气愤得想把他们给宰了,可瑜制止了我,她说:‘他们不是故意的,他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是真爱,我还天真地以为自己遇到真爱了,还信誓旦旦地跟姐姐说。可是峰自从那件事以后都没有找过我,也没有听我的解释,其实我明白的,峰只是在耍着我玩,但是我并没有被灌醉,只是想察看峰看见我跟别的男孩在一起的反应,我知道他们的阴谋,可是峰却没有制止我,只是站在那,仿佛看风景似的。我真是傻啊!’我想瑜的死,最主要是失去了爱的寄托。菁,你都知道你妹妹是多么向往爱情,多么渴望真爱在她身边。所以,你也别太伤心,其实你妹妹一直都很清醒,知道是谁的问题,而不是被骗。”

程菁一下子哭倒在地上,当我正想走去安慰她时,她突然发疯似的跑了出去,我们一群人跟着她跑,可是跑到大剧场就不见了她的踪影。

忽然孝柔大喊:“师姐,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啊!”大家朝孝柔的方向望去,吓呆了。程菁居然爬上了剧场顶楼楼台,难道她想自杀?

“程菁快下来,你这么做不值得,为什么一定要陪着那些家伙去死呢?”惠媛大声地呼喊。但是程菁没有理她,只是口中嘟囔:“我对不起我妹妹,我居然相信了那个曾经害她失去爱情与生命的人,瑜死得太孤单了,不仅失去了爱,还孤单地一个人离开。我要陪她。”

我和李焕不知不觉地也爬到了顶楼楼台,我慢慢地接近程菁。

“别过来!别过来!”程菁激动地说。

“前辈,你别傻了!”我大声骂她,把她和李焕都吓呆了,我哭着说:“你还是那个自信温柔的程菁吗?那个教导了我不少道理,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程菁吗?”程菁哭着看着我。

“你以为你跳下去就会没事吗?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你知道程瑜死了,很伤心,伤心得心快要裂了,可是你要是死了,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感受。我一直心理有种愧疚感,在第一件案件发生的时候,我曾想你可能是凶手。其实我可以阻止你杀余一翔,因为他给我太多的提示,让我觉得他不是凶手,但是我却没能及时阻止他被你杀了,他不仅死了,你还增加了一个罪孽。我不想一翔前辈死,尽管他给别人带来很多伤害,可是失去生命的话,一切都会失去的,还会带来恶性循环的效果,死去的人会让爱他的人更伤心,你想一下你的弟弟,你的妹妹。我想你也是从心底里感受到伤心痛苦,你其实只不过被仇恨遮蔽了眼睛。一翔的死将会是我一生的错误,也是唯一的错误。我一生都会觉得内疚的,我就求求你,赶快到我身边来吧!你要是打击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可是我一直最崇拜的人啊!我需要你的支持!”我哭得停不下来,因为我一直把程菁当成我的家人,我的姐姐那样,我一直都渴望着家人的爱。

全场所有人都被我那一番话深深地打动了,程菁定了一下,缓缓地走到我的身边,紧紧地抱住了我,在我耳边不断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这千万句对不起,已经能够有力地支持我了,因为前辈她选择了我们而不是死神。

(十二)

夕阳西下,程菁在沈叔叔的带领下,准备坐上警车离去,她坐警车前,跟我聊了几句:“谢谢你!韦琪!有你这个后辈,不!应该是妹妹!真的是我的幸运。”

“不,前辈,遇见你才是我今生最大的礼物,我以后就叫你姐姐好了。”我笑着对程菁说。

程菁看了孝柔和李焕,笑了笑地说:“妹妹!要是你以后真的跟李焕过不下去了,那你就考虑一下我的弟弟嘛!他和你很像,都爱理科,不过最终的是你们两个都孤独。有缘分的话,你们肯定会相见的。可疑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他。”

“照顾就可以,不过,我明确告诉你,两个人都不可能!”我着急地对她说。

还好!程菁她是笑着离开的,我知道她心中的痛苦是没办法消除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有个感情寄托,真爱找不到,但是真挚的友谊与亲情是足以让她鼓起勇气生存下去。

“师姐,你刚才说的那一番话真的打动我了,呜呜!”孝柔紧紧地抱住我。

突然,我发现不远处有个人影,原来是李焕,他对着我指向丛林那里,示意让我过去。我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孝柔那里走出来。我走到丛林处,问:“找我有什么事?”

李焕笑着说:“没事,主要问一下你这个猪头,刚才哭得这么厉害,让人真的很担心嘛!”

“什么?猪头?你就没有好的形容词吗?我不用你担心!”我摆摆手地说,突然间我发现他很认真地看着我的双眼,说:

“傻丫头,有事一定要找我,不要放在心上。”

我的心忽然跳动了好几下,然后故作镇定地说:“我们已经没关系了吧!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然后我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头也不回,只听见他的带有埋怨意味的一句:“没错!的确,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以后也不会有。”

(十三)

雨还在下着,回到了四年后的今天,四年了,我想我已经能够像程菁前辈那样的成熟大方了吧!要是说不变的话,就是那个还在吵吵闹闹的女警,沈孝柔。

“你说,程菁前辈透露我和李焕曾经交往的事,不可能的。”我故作镇定地说。

“你就别骗我了,就你那点演技。当时案件发生后,我不是照顾程菁前辈吗?她偷偷跟我说的,哇!当时真把我吓着了,不过看一下后来你们的反应,我觉得啊,应该真的有那回事吧!怎么?你们现在有机会吗?”孝柔讲得头头是道,我倒有点火了。

“你那么好奇,就替我问一下他嘛!”我愤怒地说,“那家伙不就在前面等着吗?”

我们三个人每年的今天,都会相聚在墓场前,都是为了过去几个好友而扫墓。每次当我走到余一翔的墓前,我都特别伤心与内疚,因为我曾说过,这是我一生的错误。孝柔与李焕每次都会安慰我,让我不要过于伤心,可是我没能真正做到抒怀。

“现在就去程瑜前辈那里吧!”孝柔收拾好东西后,不久她停住了脚步。

我责备地问:“又怎么了?”

孝柔让我过去看了一下,奇怪,为什么程瑜的墓前有刚被拜祭的痕迹,而且有一束她最爱的雏菊和一袋精美的纸飞机。程菁前辈的服刑期未满,惠媛前辈最近有事出国了,难道是程菁前辈一直说的弟弟吗?说起来,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虽然受程菁所托,要好好照顾她的弟弟,可是我怎么找都找不到关于他的下落,仿佛突然消失的样子。虽然后来程菁跟我说,这是他的个性,就随他去,可是我一直对他很在意,因为前辈曾说我和他很像,都是那么地孤独。

我赶紧跑出来,在墓场周边眺望,突然,发现一个年轻的男人穿着整齐的西装制服。在很远的地方准备离开。是他吗?我没有追上去,要是有缘分的话,我们应该会相见。这不正是程菁前辈说过的话吗?

(十四)

几天后,我恢复往日的干劲,拿着整齐的资料,往实验室前进。可是实验室外面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人山人海,而且几乎都是女生。我好不容易过三关,斩六将,才勉强从人海中接近实验室门口,我的助手乔治和温妮一看见是我,马上开门给我,然后又费尽地关上门。

我拍一拍我的白色教授制服,说:“我说,难道我们实验室出事了?居然这么多人在外面围观,为什么?”

“能不出事么?这么大件新闻。”乔治和温妮不约而同地说。我听了后却是一脸糊涂,他们邀我进入办公室。我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发现校长和一位年轻人站到我面前。

“韦琪,你下次要是再迟到,我可要扣你工资了。现在都几点了?”校长严肃地说,我被吓到了,校长随后又笑着说:“吓吓你而已,别在意!哈哈!”

我怎么觉得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可笑啊,我看了一下那个年轻人的脸,整齐简洁的衣着,完美的五官,再加上文雅的气质,突然我明白到为什么外面有这个多人守候了!还不是为了这个大帅哥!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物化大学最年轻的教授——骆韦琪。她很聪明又能干,唯一的缺点就是经常不干正事,总是和警察牵扯不清,干别的调查去了,但是她确实很能干,研究也相当独到出色。”校长自豪地说。他这么评价我,我都不知该高兴还是悲伤好了。那位年轻人看着我的表情,偷偷地笑了出来。

“有这么好笑吗?”我不满地说道。

“对不起,我只是觉得你跟我很像,某些地方的确出色,可是除了那个以外,对什么都一团糟。”他有礼貌地说,“您好,我的名字叫程信。刚从美国麻省理工完成研究生学业,以后我将作为你的助教一起探讨物理世界,请多多指教。”随后,按礼貌,他跟我握手。

“别看他这么小,可是也很出色,说起来,他只是小你一岁而已。在世界物理界上也有小小的名气了,你们以后好好努力吧!”校长介绍完后,马上离开了。

我一时还缓不过来,看着乔治和温妮在窃窃私语,不用说,肯定以为我迷上这个帅哥了。可是我总觉得这个人的面貌有点像某个人,但是却想不起来。

“本来我前几天就要到学校报到了,可是刚好碰上有些事,需要悼念我熟悉的人。所以推迟了一下,对不起!”他对我们说。随后,乔治和温妮不管我了,马上和新人熟悉环境。

程信?突然间,我想起了前辈说的:“我认为他和你一定很合得来,不管是学业还是性格……我的弟弟和你一样都是孤独的人……”想着想着,我觉得他应该是我要找的人,可是……啊!太乱了!不可能的,不会发生的……暴躁又想不出来的我只好不断抱着脑袋大喊大叫。

程信看着我,意味深长地说:“她在干什么?”

温妮没好气地说:“别理教授,她经常这样的。都说没有爱情的女人,突然碰上靓仔就会发疯的样子。以前她第一次碰见李焕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子!”

是吗?我和他不约而同地说。

(本单元完结)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