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侦探小说】纸飞机的悲伤回忆(四)  

2010-07-19 19:10: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本博主同意,不能擅自复制,粘帖和转载。

  (九)

每个人都在大厅里议论纷纷,都在等待我说的真相。程菁和惠媛一直紧挨着坐,互相安慰彼此,李焕则与沈叔叔安排以后的注意事项。我与孝柔说了一些话,她有点惊讶。但是答应我会好好安排的。吴叔按照我的吩咐准备好茶点,但是暂时不让大家先喝。

我示意大家安静。“在说真相之前,我可以很肯定地对大家说,这次的案件凶手不是余一翔,而是另有其人。”此话一出,不出我所料,大家马上反驳我的话。

“不是他,还会有谁,很多证据都指向是那家伙干的,孝柔那天晚上不是看见他了吗?还有害死曼玲的那瓶水不是有毒吗?”

“慢着,孝柔那天晚上只是看见一个像是男人的背影,但并没有看见他的脸,还有水虽然有毒,可是不一定就是水毒死曼玲。”

“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粉底的作用吗?”孝柔问。

“当然不是了,接下来我将详细说说这三个案件的犯罪手法。首先是第三个案件,当大家都认为是一翔杀人的时候,他却遇上意外而死,这让我觉得很奇怪,怎么样都不可能。因此,我和李焕发现了一些决定性的证据,证明余一翔也是被害者,他不是意外死的,而是被杀的。”

“什么?被杀?”大家都不敢相信,惊叫道。

“首先是电表的问题,余一翔的电表正如李焕所说奇怪,他好像突然用了大量电器,导致电表跟其他人的数据有较大的差距。我问了负责监视他的警察,他跟我说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当他在一翔门外站着的时候,忽然从门边感受到一股冷气,而且持续了一段时间。此外,他的笔记本电脑也有不正常被烧坏现象。我猜想,可能是凶手故意先把一翔电晕,然后故意开着许多大功率的电器,例如空调等。然后故意把电脑的插头插到排插口的一半,让电脑处于充电的状态,并且开着电脑,使人觉得他在用电脑的样子。大家都知道,要是电脑的插头插得不稳当的时候会导致……”

“产生火花漏电现象,并且有可能会使电脑爆炸。”孝柔接着我说的话。

“就算有这个可能性,但是也不用把整间房间都给炸了吧!而且为什么总电表没跳表呢?”程菁反驳说。

“那是因为有助燃剂的作用,这个就要询问一下惠媛前辈,你之前在一翔房间的什么地方发现那些彩带的?”我问。

“不就是他的床底下嘛!所以我才觉得奇怪,为什么一翔居然要林峰买彩带。”

“彩带是助燃剂之一,它一碰到火花或者一定热量的时候,就会自动爆炸。可是当我回到现场的时候发现,一翔的助燃剂却放在了电脑旁边。这就能解释到为什么爆炸的威力很大,可是他无端端为什么把彩带放到这么危险的地方么?难道他真的想死。”我看了一下大家的反应,好像每个人都这么认为,我继续说,“可是李焕发现了这个纸条,上面写着‘是你’,我猜想一翔前辈可能偷偷邀请了一个贵客到他房间里去,却不知贵客确实要杀他灭口的人,大概这张纸说的是‘是你杀害了他们吧,我有证据,要想和我做交易吗?’之类的话。”

“简直不合常理,他不是一直被关在房间里去吗?那个人怎么到达他的房间,而且你们查问他的时候,不是发现里面没人吗?”程菁不满地说道。

“前辈,你刚才已经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很抱歉我用这样的方法把你逼出来。”我悲伤地看着她。

大家都不敢相信这个结果,因为她不可能杀死林峰呀。

“你说我是凶手,不可能。我始终都是受害者啊!韦琪,你怎么可以污蔑我呢?”程菁生气地说。

“对呀!程菁她已经很惨呢,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你还想她难过得要死吗?”惠媛在身边支持她,愤怒地看着我。

“可是前辈你刚才说一翔不可能从警察的监视中走出来,可是你又怎么能说是一翔前辈拐了你呢?就算真的要拐你,也是可以的,只要用一根绳子就可以从窗口爬出去,到你的房间那里抓你也是可以的。同样,你爬上来也是可以的。在一翔被抓之前,他可能把纸条放在你的衣袋里,你没有跟大家吃完饭,在房间里发现纸条后,由于不放心,便真的按照一翔的说法,爬到他房间里去,当我们来查房时,躲在他的衣柜里,因此你才知道我们曾到他的房间的事,我们之前一直没说这个细节,可是你怎么知道呢?”

“我是推想出来的,我不见了,但是嫌疑人还在楼上,难道你们就不会先去找他吗?况且我要是爬上去,我怎么出来,那根绳子到哪里去?那个大剧场的灯又怎么解释呢?”

“对啊!韦琪这个问题很重要的。你能够想出来吗?”沈叔叔替我着急地说。

“那条绳早就在大火中被烧掉了,就算有残余物,也无法可以验出指纹。你说大剧场的灯是开着的,吴叔,我再问你,你看见是大剧场开灯的一瞬间,还是它正在开着的状态呢?”

“我只看见灯是开着,并没有看见它开的那一瞬。”吴叔肯定地说。

我继续说下去:“也就是说,大剧场的灯早就开着的,这是你事先白天开的,因为大家道哦不会再到那里去,而且白天阳光猛烈,大家都不会觉得那里会开灯,晚上,大家又因为集中精力去找你,根本没心思去想为什么灯会开着的缘故。

“这一切只是你的猜想而已,有证据证明吗?”程菁自信地说。

“余一翔的死,的确很难找出确实的证据,而且刚才的都只是我的猜想而已。但是前两件案件让我觉得除了你以外根本没人做到。”我鼓起勇气地说。“首先是第一个案件,大家总是围绕着粉底和矿泉水中心去想,因为这两件物品都有毒药的成分。可是我发现还有一样东西,大家都忽略了。那就是唇彩。”

“这个怎会忽略呢?我不是叫鉴证科的人员把全部的化妆品都检验了吗?可是验出来的结果都没有毒啊”沈叔叔不解地说。

“问题不在这里,之前我询问了孝柔和打电话给化妆品销售员,她们告诉我一个重要的信息。曼玲使用的唇彩是美宝莲最新出品的,一共有两种,都是透明的,只不过一种是防水的,另一种是不防水的!我在检验矿泉水的时候就觉得有种不协调感,那究竟是什么呢?因为我对化妆品不了解,但是看着瓶口没有留下唇彩颜色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这是一种透明的唇彩,结果确实如此,而且我叫鉴证科人员检验它,发现含有防水效用。可是当我们在找化妆箱的时候,却没发现这一种唇彩,反而是只剩下透明不防水的唇彩。也就是说真正下毒的是那支防水唇彩,而不是粉底,粉底的消失与重新出现、矿泉水只不过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放掉唇彩的秘密。”

“你说得好像没错,当时我也看见了,是程菁师姐把唇彩借给曼玲前辈用的。可是第二个案件又怎么能够说得过去呢?我明明看见的是一个男人到二楼杀了林峰。”孝柔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抚摸着脑袋不断回忆。

“那就是我一直不明白的事,也是凶手最聪明的地方。后来我从某个细节中看出来了。现在我们讲了这么久,不如大家来喝咖啡,休息一下吧!”我吩咐吴叔把咖啡端过来,还是那堆咖啡杯。程菁的脸色稍微改变了一下,她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等到大家都拿好咖啡,喝了几口。我说:“大家现在看着自己的咖啡杯,能想出什么吗?”

大家都看着自己的咖啡杯,又看其他人的咖啡杯,想来想去都不知道有什么不对劲。

“难道是颜色的问题?你们看,女生们拿的都是粉色的杯,男生们拿的都是蓝色的杯。”孝柔突然反应过来。

我摸了一下孝柔的头,说:“正确,这时倒是挺聪明的。正如她所说,由于咖啡杯的数量和种类事先被安排成各自男生和女生所需要的数量,并且一般男生都会拿代表自己颜色的蓝色,女生选择粉色这样的惯性。”

“惯性?这与案件又有什么联系呢?”李焕不解地问道。

“同样的原理,凶手在本次案件中运用了大量的惯性原理,当然不是物理所说的惯性,而是大家心里的惯性思考模式。例如我们的队服在作案手法中占据重要的地位。由于男生们穿的都是蓝衣粉裤,女生们穿的是粉衣蓝裤,要不是认真看的话,根本不会探究有什么区别,而且当时孝柔处于迷迷糊糊的不清醒状态,再加上过道上的灯光不足,尽管那个短发已经深深地印在孝柔的头脑中,但是孝柔根本不能分清楚那个人的衣服到底是男生制服还是女生制服。此外,我们看到短发的人,就认为是男生。为什么?当时孝柔的一句话提醒我了。因为这里的每个女生全部都是长发的,所以我们以为短发就是男生。但是大家别忘记了,我们还有一个道具。”

“假发!那个短发假发!”惠媛突然间说出来了,但是她看了一下程菁,马上沉默不语了。程菁倒是表情轻松,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

我从道具箱里拿出了一个假发,继续说:“没错,是那个假发,但是我想就算那个假发现在要被检验,还是检验不了程菁前辈的指纹或者残留的头屑,因为假发已经被销毁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并不是作案的假发,而是余一翔做的另一个假发,其实他暗自做了另一个备用假发,但是第二个案件发生以后,一个假发却不见了,于是他想到可能是某个人偷了,而且他之前已经怀疑程菁前辈,因此他想以此为要挟,想敲诈程菁。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是最后一个被杀的目标。”我走向程菁面前,对着她说:“师姐,虽然你已经销毁了那个假发,可是,你却证明了你自己是凶手的现实。”

程菁故作镇定地看着我,说:“没指纹?没头屑?你还能怎么办?还有一翔他制作了两个假发只是你的猜测而已,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我说:“就是因为这个假发没有上述一切才奇怪,因为之前孝柔曾经试戴那个被销毁的假发了。”程菁被这个决定性的证据吓了一跳。我继续解释:“要是现在这个假发能检验出孝柔的头屑已经残留的头发,那么我刚才说的都是废话,可是事实不但连你的痕迹也没有,孝柔的痕迹更是没办法可寻,也就是说,我刚才所说的话都是事实。”

“动机呢?程菁都没有动机要杀死林峰啊!”孝柔激动地说,她根本不愿相信温柔的程菁会做出这么糊涂残暴的行为。

“我曾经也努力地推翻自己刚才的想法和对前辈不利的证据,可是前辈们之前说了几句话,让我不得不觉得怀疑。程菁曾说她听见曼玲被人要挟的事,惠媛说一翔与曼玲曾有争吵,一翔骗我们说林峰出去买彩带,还有就是当一翔死后,程菁骂着一翔:‘怎么还是那样卑鄙无耻’。我想这一切都能串起来,那就是这件事的动机。”

“难道是林峰与一翔威胁曼玲,程菁知道了。另外,惠媛其实一直知道他们过去的秘密,然后程菁设计了这个局,利用他们的威胁,然后故意弄成是一翔犯罪。”李焕很快就把整件事的动机串起来了。

“前辈,我说得对吗?”我同情地看着程菁。

程菁突然从沙发里站出来,走向对面的落地窗,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的树林,沉思着。

“程菁,你是不是知道瑜的自杀背后的事?”惠媛带着沙哑的声音问。

程菁点一点头,霎时间,她的表情变得忧伤,而且带有一些悔恨。“我恨那三个人,是他们,把我妹妹瑜逼死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