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侦探小说】纸飞机的悲伤回忆(三)  

2010-07-18 13:5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本博主同意,不能擅自复制,粘帖和转载。

 

(七)

大家各有心思地吃着晚饭,程菁由于伤心过度,没办法进食,独自提早回到房间里休息了。另外,一翔由于被认定为嫌疑人,由警察暂时在他房外看守,他也只能呆在房间里吃饭。

两个小时以后,我、孝柔、李焕和沈叔叔一直在研究这两个案件。我心里总觉得好像一直被某人耍着玩,好像很多条线索都是由他逐渐带过来的似的,不管是粉底盒还是那个短发的男子,越搞越不明白,手很不自觉地不断饶头。李焕一把手把我拉出来,搞得我莫名巧妙。孝柔看着我们离去,叹了一口气。

“你干嘛拉我?我在想着案件呢!”我发怒了。

“你现在这个状态能想出什么东西吗?不如出来走走,让头脑清晰一点。你不觉得事情的发展好像剧情那样,有预谋的吗?我总觉得问题不在粉底盒那里,但是凶手好像故意让我们往那里钻,从而放弃了一些重要的线索。”李焕说。

“重要的线索?故意?”我反复嘟囔着。突然,一个想法突然在我脑海里飘过,这个可能吗?我马上跑进屋里去,跟沈叔叔说了一些话,他马上叫鉴证科的人去查。虽然有这个可能性,但我宁愿它不成立。

“啊!快来人啊!出事了!”惠媛又大喊了。大家马上跑到宿舍房门前,只见惠媛着急地指着程菁的宿舍,说:“程菁不见了。我15分钟前还看见她在里面的。谁知我转身找她要的书的时候,她就不见了。”我很害怕,难道要发生我不愿看到的事吗?当我回过头来,发现李焕已经紧紧抓住我的手,他在给我力量,一种还能撑住、去奋斗的力量。

“大家快分散去找,一定要赶快找到。”沈叔叔马上喊道。

“不,你们不觉得,我们有个地方要赶快去找的吗?”惠媛放慢脚步地说,“一翔该不会要对程菁下手吧!”

孝柔听了后,马上跑到2楼,赶快查问一翔的状况,可是警察们都说里面从来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离开。我们马上叫一翔出来,一翔便打开门,笑着说:“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又找出我的罪证?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

李焕一把抓起他的衣领说:“你快说,是不是你抓了程菁前辈?”

一翔奋力从李焕那里解脱出来,说:“我都没走出这个房间,怎么去抓她。我说,警察你们不是最清楚的吗?”他突然看了我一眼,带着挑战的眼色,然后就关门了。

“怎么办?我总觉得是他抓了程菁师姐。她很危险的,我们该干些什么?”惠媛哭泣地说。我和孝柔不断地安慰她。

大家最终都是分散,往不同的方向去寻找程菁。可是半小时后,仍未有结果。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就只剩下大剧场没找。大剧场的灯怎么开着的?难道她在里面?正当我们接近大剧场时,突然间,一声巨大的“嘣”,我们吓了一跳。难道是……

“什么地方爆炸了?”大家惊慌地问。

“好象是一翔的房间。”我紧张得快要崩溃了。

大家马上跑到宿舍房间,看见警察们已经努力地救火,幸亏是小型爆炸。但是一翔的房间已经被完全烧光了,一翔竟然在这个时候寻死?不管是我,大家都是想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那个人,竟然想用这个方法结束,到最后还是这么卑鄙无耻吗?”程菁突然的出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而我却被他的死深深地谴责,我总觉得事情应该不是这么简单,无论他是不是凶手,都不应该以这种方法来结束。我一定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我紧紧握住拳头。

(八)

事情已经进入处理阶段,大家齐聚在大厅里,听着沈叔叔的报告。

“这次爆炸的受害者经过法医检验的确是余一翔本人。发生爆炸的时间是我们出去寻找程菁的半个小时中发生的,原因是电路问题引发的爆炸,不过我们发现他的房间里有少量的助燃剂,因此这场火显得特别大。因此与其说余一翔是自杀死的,我们警方认为他是意外而死。”

“我就说,他不可能有死的念头,因为他明明杀了这么多人,况且之前还嘲笑我们找不到程菁。”招惠媛虽然对余一翔的死还是愤怒,但是渐渐地觉得她还是很悲伤。

“前辈,你刚才去哪了?大家怎么找你都找不到?我们都着急死了,生怕你被害。”我担心地说。

“我,我,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你们在吃饭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睡在了大剧场里,然后就听到了别墅里的巨响。然后我就马上跑到你们那里去了。”

“这个借口不让人感到奇怪吗?”李焕说,“你这么说,难道余一翔把你拐到大剧场那里去?可是他一步都没踏出房间门口哦,此外,没有任何人证明你是从大剧场出来,大家都被爆炸现场吸引了。”

“你难道在怀疑程菁前辈吗?”孝柔和惠媛不约而同地说。

程菁前辈思考了一下,说。“我的确证明不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可是当我在大剧场醒来的时候,把那里的大灯开了。”

“这个我可以证明,因为我当时在外面寻找程小姐的时候,发现大剧场的灯的确亮的。”

“这下可以证明程菁师姐是无罪的吧!”孝柔不满地说。然后她扶着程菁回到房间那里休息了。

我和李焕在沈叔叔的同意下,到了余一翔的房间那里寻找线索。里面真的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黑烟熏过的痕迹,更不用说找到任何像样的证据了。

“这些瓶罐残留物应该是助燃剂了吧?!”李焕指着桌上的瓶罐。

我走过去看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便马上询问外面的鉴证科工作人员。他们表示,案发后,这里的助燃剂的确就是在那个地方,还有发现书桌的电脑有不正常烧坏现象。电脑在什么时候会被烧坏呢?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骆韦琪,快过来,我发现了一个疑点。”李焕呼喊着我。李焕觉得余一翔外面的电表数据有些问题,我看了一下,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拜托你看清楚一点,每间宿舍都有一个电表,先不算之前遇害的林峰和叶曼玲前辈的。因为天气炎热,所以每个人晚上都会开空调这样大功率的电器。也就是说每个人的用电量应该差不多,但是到刚才第三件案件发生为止,除了程菁和余一翔可能用多一点之外,应该每个人都差不多,差距也应该不大才对。况且程菁前辈不是被余一翔拐到大剧场那里吗?也就是说她用的电也应该与一翔差距不大。可是,你看看一翔的电表。”

“的确,多得有点不正常。会不会是一翔突然开得太多电器?”

“他在里面被监视着,能用得了什么啊?还有那个监视他的警察幸亏一个偷懒,去了厕所,才避免也被炸掉,不然的话,又伤了一个无辜的人了。我还发现了一个东西,这张纸屑应该是刚好落在门边,然后被爆炸的旋风,吹了一部分出来,你看了就觉得有可疑了。”

我看了那张只剩下写着“是你”的纸屑,的确是余一翔的字迹。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突然我觉得这个案件能够串起来了。“凶手另有其人,不过只是这些还不够,没有确确实实的证据。”我对李焕说,“我需要找孝柔。问她一些事。”

中途我碰到沈叔叔,他跟我说上次我让他查的一些细节,果然不出我所料,问题是那样东西肯能早就让凶手给扔了或者毁掉了。到底有什么可以让凶手认罪呢?我赶紧把整件事的细节回忆起来。突然想起了那件道具,对了!只要有这个的话,那么就能说明那个人是凶手了,并且那样东西反而让我揭穿了很多个谜和陷阱。可是有什么动机让那个人居然杀了……忽然我想起了某个人的话。

一切都解决了,可是真相让我不敢相信,腿突然没力,让我软到在地上。孝柔马上过来扶我,她见我神色不安,感到很担心。我定了一会儿神后,吩咐她马上叫全部人到大厅里。我要揭开这个真相。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