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侦探小说】纸飞机的悲伤回忆(一)  

2010-07-17 17:11: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本博主同意,不能擅自复制,粘帖和转载。

前提概要:我叫骆韦琪,是一名来自国立物化大学的物理科教授,但是不幸经常被一名职业为警察的好友沈孝柔打扰,不但令我的实验报告没办法完成,而且还要麻烦我帮她解决一大堆奇怪的案件。虽然解决案件十分麻烦,但是我坚持一个原则:无论是怎样的犯罪,终究逃不出法律的严惩,细节会告诉我们一切。每个罪恶虽然由它悲伤的过去造成,但这绝对不能说我们可以去犯罪。

 

(一)

四月的天,灰蒙蒙的。雨,仿佛永远也下不完似的,让我和孝柔今天更加哀愁。为何每年的今天总是在下雨呢?难道是清明时节的关系?还是那个人的心还在悲伤?

我和孝柔各自撑着伞,手抱着雏菊花束,在小道上走着。

“又是下雨天!仿佛时间像停顿似的,韦琪,你也应该忘记了那件事了吧!”孝柔看了看我满脸哀愁的脸色,担心地说。

“不,一想到那件事,就一直认为是我责任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不要这么想,那个人应该也不愿你这样埋怨自己的。”孝柔考虑了一会儿,“昨天我问了李焕的一些问题。他似乎也和你一样,他还是……”

“看,那是什么?”我指着飘在我附近的小东西,那东西渐渐地降落在我的手中,是一个蓝色的纸飞机。难道这是那个人给我的回应吗?

(二)

4年前,我还是国立物化大学的一名大三学生,依然每天钻在实验室那里,每天每夜地做实验,但是我就是喜欢不断探究,发现新事物。可是我知道这美妙的光景不会持续太久,只因为……

“师姐,师姐,师姐……”孝柔冲进我的实验室,抓着我的手说,“你上次跟我承诺的,只要我的戏剧社不够人,就马上临时帮我打杂兼演出的。”孝柔十分兴奋,满脸期待我的回答。

“我什么时候说过呀?”我满脸疑惑。

“就在我今年刚进大学的迎新晚会上啊,你不准耍赖。”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恐怖的夜晚,我不断地被新生灌酒,做出了许多奇怪的承诺,难道这个也是?不管我现在承认否,也已经被她拉着,走到戏剧社的办公室。其实戏剧社的成员我都认识,只因为我曾在两年前与李焕交往,而且里面有我最崇拜的程菁前辈。

无疑,一走进戏剧社,大家立刻欢迎我和孝柔,特别是余一翔前辈,不断夸奖孝柔的狡猾实用性。我和李焕在某一瞬间视线对上了,可是很快转过头来。

也许是程菁前辈发觉了,她把我拉到一边去,问:“现在还在尴尬吗?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一年了,也应该放下来了吧!我还以为你会和他能长久地发展下去的,不过后来我也发现不对头了,你这么爱做实验,为了学业什么也不管的,而焕也顾着他的侦察方面钻研,两个人都没什么时间在一起,而且价值观又不同。”程菁前辈不断叹息我的姻缘,过一会儿,突然眼睛发亮地说,“不如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好了,我的弟弟,他也是理科天才,虽然年龄比你小一岁,可是我现在想想看,你们的性格应该很合得来。”

“不了,前辈,我已经对爱情没什么兴趣,不是李焕的原因,我觉得我现在就是只想完成我的研究。”我摇摇头地说。

“可是……”程菁想跟我继续“推销”她的弟弟,可是我很快又被孝柔拉过来。她命令大家先安静下来,然后听她说这次前辈们的毕业演出安排。因为孝柔是这次毕业演出的导演兼编剧。

“这次我为师姐师兄们设计的毕业剧的名字是《纸飞机的悲伤回忆》。”孝柔高兴地宣布。

可是大家的神情并不舒服,特别是叶曼玲前辈,“我说,孝柔,尽管我和承认你的编剧能力,可是为什么硬是要拿纸飞机做题材呢?”

“对呀!对呀!”余一翔前辈和招惠媛前辈纷纷响应。林峰与程菁前辈就默默不语。

“可是,自从我上次发现程菁前辈折的那只精美的纸飞机以后,我就怎么也忘记不了。因此我想以它为创作主题。”孝柔坚持地说。

“好啦!好啦!大家就别再争吵了,我相信这是孝柔的好意,我和菁是不会介意的,反正是毕业演出嘛,当然要弄得开心一点,才有回忆嘛!孝柔,就你那个主题吧!”林峰前辈笑着说。

我和李焕都明白,当中纸飞机的秘密,但是没想到孝柔竟然提出了这么敏感的词。我想我应该让孝柔知道往事,好让她小心一点,别再触犯戏剧社的禁忌了。

孝柔继续宣布她的演出安排:道具就由平常手工最厉害的余一翔负责;服装由时尚的叶曼玲和招惠媛负责;化妆和后勤就由程菁和我负责,场景设计就由林峰和李焕负责。由于接近暑假,而且林进——林峰的弟弟,他提供别墅的练习场给我们进行排练,因此我们相约在一周后住进别墅,开始训练。

(三)

放学后,我放弃了在实验室的研究,扯着孝柔出来。

“我说,师姐,你干嘛这样,我还有很多情节要修改的。”孝柔气呼呼地说。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给我听着,并且不要随便在戏剧社里的任何一个人说里面有关的情节,不然我就要宰了你。”孝柔被我这番话吓呆了。

“2年前,就是程菁前辈还没转来这所大学之前,林峰与程菁前辈的妹妹程瑜交往着。但是不知什么原因,两个人突然分手,并且很快传出程瑜的自杀消息。我之所以告诉这个给你听,是因为纸飞机的问题。”

“纸飞机的问题?纸飞机?怪不得你们今天一听到纸飞机,就生气得不得了。到底是什么原因?那为什么程菁师姐与林峰前辈交往的?”孝柔的好奇心完全爆发。

“程菁与程瑜前辈以前是折纸飞机的高手,她们都爱纸飞机,程瑜在自杀前在医院的病室那里折了许多纸飞机,她在医院跳楼自杀时,可能是风的缘故,飘落了许多纸飞机。后来程菁很少折纸飞机了,有时折几只,是为了悼念她的妹妹。林峰前辈一直很愧疚,程菁不断安慰她,也许就这样擦出爱的火花吧!”我至今对这段回忆充满忧伤与可惜。

“我却觉得林峰前辈可能是觉得她们姐妹相像,所以才把感情寄托在程菁师姐那里吧。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没参加过戏剧社吗?”孝柔带着狡猾的颜色,又想套我的话了。

“我怎么知道,这段故事你不用理,反正我和程菁前辈她们很熟。”我可不想孝柔知道我的过去,照她的性格还不是以这个为把柄,然后让我以后替她干很多事。

(四)

暑假到来了,毒辣的阳光不断折磨我们这一群人,因为我们的车中途爆胎了,不得不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郊外的别墅中。林峰的弟弟由于临时有事,未能与我们一起度过假期,他只交代别墅的管理人吴叔,好好照顾我们的起居饮食。吴叔把我们的行李整理好后到大厅,看见一群趴在地上又累得不得了的我们,偷偷地笑了。等到我们逐渐恢复体力后,陆续带我们到各自的寝室。每个人都有独立的房间,女生在一楼,男生在二楼。程菁与孝柔相邻,我和惠媛相邻,曼玲独立一间。林峰与李焕相邻,一翔独立一间。

孝柔过来参观我的房间,我便没力气地招呼她,倒是她拿出大家的队服时,我吓得从床上爬起来,“这是什么队服?奇奇怪怪的!话说回来我们演戏剧的,需要队服么?”

“当然需要啦,体现团队精神嘛!还是程菁前辈提出的呢。你看,女生穿粉衣蓝裤,男生穿蓝衣粉裤,不是很有个性吗?LOGO是曼玲师姐设计的,多有型。”

“完全不觉得好看,我真的要穿这件衣服出去吗?其他人也会这样吗?”我向孝柔求情了。只可惜孝柔肯定地奸笑地点点头。天啊!

大家休息好后,在林峰的带领下,参观了巨大的练习场,那场地大得不得了,简直就是标准的剧院应有的规模。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财力。怎么可以有这么完美的人呢?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家又富有。简直完全符合叶曼玲前辈的理想情人标准嘛。可是林峰前辈还是挺有眼光,最终选择了又温柔又聪明的程菁前辈。程菁前辈还是绘画的高手,在场景设计方面帮了林峰不少。虽然我有点执着于孝柔之前所说,林峰可能把程菁当成程瑜,但是我总觉得这两个人已经心灵相通,十分合称。

“在想些什么?”李焕呼唤我,我顿时发现怎么大家都已经离开练习场了。“还是像以前那样爱发呆。你这么发呆,怎么研究你的物理呀?”

“我说,你讲的话为什么还是那么毒!我的事已经和你没有关系,少理我!”其实我已经完全忘记了我跟李焕以前的事,应该这样讲,我曾经有和他开始吗?根本不觉得。总是吵吵闹闹地度过。

大家都马上准备各自的任务,为第一次彩排做准备。这次孝柔的剧本是一个爱情故事,为了安全起见,我事先作为第一个来检查剧本,幸好里面的故事没有跟以前的回忆有任何的共同点,我这样的做法还被程菁说我太敏感了,但是她能够体谅我。

“看!这个假发弄得多像?一翔师兄厉害吧!”孝柔戴着给我看,我不以为然,“不就是假发而已嘛!外面多得是,随便买个都可以。”“你不要天真了,这可是我亲自做的,别说假发,其他道具都是我亲手制作的,不但可以节省演出费用,而且可以发挥的手工技能。”余一翔自豪地说。“那就很厉害了!”我拍拍手表示赞同。

“我说,你也未免太过分了吧,这次的女主角让你抢了,那就算了。可是怎么连我的化妆品也弄不齐呢。你是故意的吗?”叶曼玲又开始了对程菁的责骂。她一向都不喜欢程菁,因为林峰选择了程菁,尽管程瑜不在以后,她怎么地争取。而且,她以前总是演女主角,这是她一直骄傲的事。可是在最后一场毕业演出,她知道程菁当女主角,自己作配角,顿时让她气了几个星期。

还好程菁天性温柔大方,一直都对曼玲恭恭敬敬。她笑着说:“当然不是故意了,不过的确是我的失误,我太不小心了,居然没仔细检查全部的化妆品,那你缺少了什么?”

“唇彩!美宝莲的唇彩。都不知道问什么导演让一个对化妆品不熟悉的人去负责这项工作的?”曼玲很快把火气

“那你先用我刚买的唇彩的,服务员跟我说这是美宝莲新出的一套化妆品,其中里面的唇彩很受欢迎的。应该是这支吧!”程菁马上把唇彩递给曼玲,好让她马上消气。可是女王般的曼玲很快又发火了,“为什么我没水的?怎么了?不是女主角,就没有好好的待遇了吗?”全场的所有人都被她折磨得气愤,幸好,余一翔马上递给她一支矿泉水,于是她很快地喝了下去。

正当大家准备第一次彩排时,忽然一声“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