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推理小说连载】暗藏杀意的阴森古堡(六)  

2009-09-16 18:2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意:虽然说得有点夸张,好似这写得未必可能会出现话比人抄袭的程度,但是都是为了小心,还是提醒一句!本小说乃是我,戴淑仪本人的个人作品,因此非经本人同意请勿随意转载、抄袭、复制。要是喜欢本作,可以黏贴本博客地址,非经本人同意,不能转到其他位置。希望大家能给予我关于本文的意见。

“我想这应该是李家多年的秘密吧!既然李展文与李亚森都不是汪光彦夫妇的亲身儿子,他们只不过养子而已,你们关系外表看上去是很亲密,实际上可能并不是这样。我说得对吧!”

李家的人此时都沉默了,各自有各自的想法。

“我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陆可伦的死,可伦是我的好朋友呀,又是惠娟姑妈的宝贝儿子,可是那一天,可伦他,他被我哥哥害死了,但是那天,我哥哥却依然能够像没事发生的样子,继续和我玩,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某天,我偷听到了那两个不是人的养父养母的话,我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李展文抽泣地说,但是他的这一番话,说头不说尾似的,我与孝柔这些局外人又怎么能够理解呢?

一会儿后,李展文总算镇静下来,他开始依照自己的回忆,跟我们讲:

“十二年前,就在我八岁的时候,我父母由于交通事故意外丧生了,但是我和哥哥还小,不怎么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后来我和哥哥就被爸妈的好朋友汪光彦夫妇收养了。刚开始的两年里,我们一直都像真的家庭那样开心地生活,汪光彦夫妇也由于得到我们父母的保险金,突然成为了暴发户,后来更升职成为了私人银行行长。姑妈的儿子陆可伦经常到我们家和我们一起玩,我们都是好朋友。

但是那悲惨的一天到来了,那天天气非常好,哥哥和可伦决定一起去家里附近的小河游泳,我由于刚好大病初愈,不能下水玩,所以没跟他们俩一起去了。2个小时后,哥哥突然从家门跑进家里后,一直呆在房间里不肯出来,我就只记得当时他的脸色变得十分紧张不安,爸妈好不容易才让哥哥开门,只见哥哥一味抱着爸妈,边哭边说:“刚才我……我差点死掉了,我和可伦一起游泳,但是水位突然上升,我没有及时反应过来,几乎溺水,这时可伦拉住我的手,推我上岸后,我吓呆了,没有理会可伦的求救,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可伦已经被河水冲走了,我害怕极了,只知道要回家,所以……”我当时被我哥说的这番话给吓呆了,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爸妈居然说这样的话:“亚森,你记住,除了我们三个人外,就算你弟弟问你,你也不要把你刚才的话说出来,记住,这样你就会没事的。”天呀!他们还是我的养父母吗?怎么可以这样教育哥哥呢?这导致了我对养父母有了改观。

不久,姑妈像发了疯似的,闯进我们家寻找她的儿子可伦,那两个狠心的人不仅没有及时安慰姑妈和帮助寻找可伦,居然还叫下人驱逐姑妈,还对姑妈说了一大堆狠话,我想叫哥哥出来安慰姑妈,但是哥哥居然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即使是我,也不肯开门,他真的认为养父母说的话肯定是对的,呆在房间里真的会没事吗?最终,可伦的尸体在河流下游被别人发现了,后来的几年里,我哥居然像没事发生那样,吃好,睡好,他居然对可伦的死一点都不着急,他也不想想惠娟姑妈平时对我们怎么好。我对这样冷血的哥哥表面上很亲密,实际我对他已经彻底死心了。无论如何,他都是我的亲哥哥,我再怎么恨他,也不能把他杀了,这个想法直到我知道亲生爸妈意外的真相后彻底消失了。

两年前,我曾经故意瞒着父母,偷偷从学校里跑回家睡觉,这时我无意听到书房里汪氏夫妇的对话。妈妈说:“听说昨天邻居家那对新婚夫妇交通意外死了,你说他们多惨呀!”爸爸听了后,突然变得很火爆:“我不是叫你以后别再说这样的事吗?你不怕那孩子们伤心吗?”“伤心?你以为你自己是好人吗?别开玩笑了好不好,他们现在又不在家,你呀!你能得到今天的地位,还不是由于当年你害死了那些孩子的父母才得到的吗?李谦是你的同事又是你的好朋友,你居然为了铲除阻碍你升职的障碍还有得到他的巨额保险金,居然对好朋友做出这样故意做成交通意外身亡的样子的事,要是让他两个孩子知道,你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你不要再拿这件事来吓我,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天下太平,当年不是我在李谦的车上做手脚,导致他们夫妇死了,我们能有今天的好生活吗?我对他也算不错了,把他的孩子们都接过来养了。难道还不够吗?”我听了后,生气得发抖了,这时我就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不能就此罢手,我一定要让那些应该得到惩罚的人得到报应,后来,有一个女人经常在我家附近偷偷摸摸地看来看去,当汪氏夫妇发现了她以后,他们经常一起吵架,我最终知道这个女人就是马爱玲,原来当年她在我哥哥离开后,发现了还有得救的可伦,但是那个女人居然没有救他,反而拿起相机,将可伦溺水的样子拍了下来,然后跑回报社发信独家新闻,怪不得当时我就觉得那篇报道很奇怪,居然把还有可能得救的可伦拍下来。原来是这个恶魔拍下来的,听说她还凭借这篇报道得到新闻大奖,只不过她后来在报社里再没有什么贡献,因此被报社解雇了,由于她知道可伦的死是与我们家有关系,所以她跑来我们家并且威胁养父母他们,让他们给封口费。他们就是为了钱争执不休。这时我就决定不能放过这个狠毒的女人。

我曾经与哥哥亚森说起爸妈意外身亡的事,可是他居然冷静对待,他说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为了不让我伤心才没跟我说,他也是无意中听到的。其实不仅我们家,就算是姑妈,伯父们还有表哥,大家都知道当年那个意外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意外,只是找不到证据而已。但是他们就可以能够与这群狼心狗肺的人称作亲戚还有把我们这些孩子交给他们吗?哥哥让我忘记这个真相,我是一个正常人,我怎能忘记这个血海深仇呢?难道我真的要寄人篱下,并且对着杀父仇人过一辈子吗?我不是我哥哥,我不能像他那样,即使害死了自己的好朋友,也好像没害死那样的过日子。既然哥哥没有行动,那我就独自策划我的杀人计划。”

听到了这里,我与孝柔都被这个案件背后的故事深深地震撼了,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年纪轻轻就经历这么悲惨的过去,而且身边的人都像是恶魔一样,表面好像过得十分幸福,但是心底却是多么地害怕和憎恨。姑妈这时已经失声痛哭了,林欣欣在她身边不断安慰她。

“虽然是这样,但你难道真的把你哥哥杀死了吗?”我问李展文。

“老实说,就在我冲进火场,把那个木板与瓷砖整理后,我曾经想过把哥哥还是救出来的,幸好你们还是冲进火场里救出来了,真的,谢谢你们!我真的不想把我哥哥杀死的,我本来只想把所有的罪行推给他就好了,让他尝尝那种让人受害的痛苦。”

“可是你这么做,何尝不是做了你哥哥当年做错的事,不承认当初自己的罪行,并且推给其他因素上,你想想看了,对吧!还有你别忘了,你这么做,会伤害了你亲生母亲惠娟姑妈的心哦!”

“你说什么?”李展文惊讶地看着我。大家都被我这句话搞得糊里糊涂。

“对!韦琪说得对,展文是我的儿子,可是你又怎么知道,这里除了我意外,没有人知道这个秘密了!”姑妈对于我戳穿了她的秘密,感到很奇怪。

“其实我也是猜出来的,这个我就真的一点证据也没有,我从这三天来,你对展文的一言一行来看,我总觉得这已经超出了一个姑妈对一个侄子的感情,让人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妈妈对孩子的爱呀!难道不是吗?”我先朝正在不断回忆的孝柔看了一下,再对着姑妈说。

“但是…但是可伦不是你的孩子吗?”展文还是不肯相信。

“我也是由于可伦的死后才知道这个秘密的,当时医院叫我来辨认可伦的尸体,为了更好地确认身份,我曾经与可伦都检验血型,后来发现可伦根本不是我的亲生孩子,这时我只能联想到与可伦同一天出生的你,我想当年可能医院不小心把你们调转了。但是我依然对可伦的死伤心得快要死了,只有你,你才是我唯一生存的希望。”

惠娟姑妈再也忍不住了,她跑到展文的身边,紧紧地抱着展文。这对苦命的母子就在大家的包围中大声地哭起来,仿佛要把这所有心中的苦闷全部以哭喊的形式发泄出来。大家都还没从这悲伤的过去中清醒过来,因此一直都安静地看着他们。直到一位护士气喘吁吁地打开天台的门,说:“总算找到你们了,你们这群家属怎么连病人都不看好呀!那位病人恢复意识了,只是他一直要求我们找他的弟弟过去。请问病人的弟弟在吗?”

展文擦拭着满是泪水的眼睛,在大家的陪同下回到了亚森的病房。

亚森带着深情地又带着满是内疚的眼神看着他的弟弟,摘开了氧气罩,对着弟弟的耳朵细声地说:“我一直知道是你……但我又不能阻止我的弟弟你,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一句句不断地对不起,足以把心中本是怨恨的展文顿时已经原谅了一切,他抱着虚弱的哥哥,大声地说:“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站在展文的身边,一边安抚他,一边对他说:“无论怨恨如此多,你终究也不能选择利用犯罪,来实现你所谓的报仇计划,无论是怎样的犯罪,终究它逃不出法律的严惩,细节会告诉我们一切。每个罪恶虽然由它悲伤的过去造成,但这绝对不能说我们可以去犯罪。”

  展文对着我感谢地点点头。

这次古堡的连续杀人事件就是这样感人地落下帷幕。

后来我等孝柔和李焕把所有的事情清理完后,大家一起准备吃宵夜。在散步的过程中,孝柔突然“啊”的一声,把我和李焕都吓了一跳,孝柔激动地说:“韦琪,我们都忘记了本案很重要的一个疑点呢?第一个案件发生后,我看到的那个带着天使面具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李展文吗?根本不可能呀?明明是像女人的身影。”

“对呀,你又怎么解释呢?”李焕还是第一次这么积极地问我呢。

“我不知道啦!别想了,这个问题我确实找不答案,我们都已经找到答案了,干嘛还要对这个问题这么执着呢?还是赶快找地方吃宵夜吧!”

“我觉得这个问题很重要呢?难道我真的看见天使了吗?”孝柔还在用力地想。

什么天使呀!这只是我和李展文的秘密,其实我知道那带着天使面具的人就是惠娟姑妈,她本来想让孝柔怀疑她,替展文顶罪的,只不过我们根本就没有从哪个方面着手罢了。其实姑妈可能在之前就察觉到展文可能有什么行动,于是出于母性的关怀,不要让孩子受到怀疑。后来我也私下问了准备被带去警察局的展文,他承认了当时犯第一件案子时,的确看见姑妈的身影,他也猜想到姑妈早就知道他就是凶手。展文向我乞求不要把这个秘密公开,要不然姑妈就也因此被起诉包庇的罪行。我答应了他。因此就算孝柔怎么逼我说,我也不会说出来的。

我们吃着夜宵,不断地埋怨这次好好的休假又被案件的打扰给泡汤了。我正想责问孝柔该如何对我负责时,李焕又打断了我的话,他说:“这次谢谢你的帮助,我们才顺利破案,就只有这次而已,希望你以后还是别到现场阻碍我们破案,你是一个教授,不是警察,希望你别来打扰我们。”他说得那么斩钉截铁。孝柔在隔壁偷偷地傻笑,气得我真的想要捉弄她了。

我生气地说:“我也不想扮什么侦探破案的,谁叫我有把柄在你的同事沈孝柔的手上呀!”

“什么把柄?”李焕十分不解。

“那就是……”孝柔准备说出来了,幸好我及时封住她的嘴巴。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可设想。我赶紧在孝柔耳边说了几句,她有点幸灾乐祸地赶紧收紧嘴巴。

“到底是什么嘛?”李焕还在追问。

“再追问的人,这餐夜宵谁请!”我气呼呼地说。

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地遇到一个经常说我阻挠他破案的人,还有一个拿着我的把柄不放的损友呀!

 

(本案结束)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