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推理小说连载】暗藏杀意的阴森古堡(五)  

2009-09-15 12:2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意:虽然说得有点夸张,好似这写得未必可能会出现话比人抄袭的程度,但是都是为了小心,还是提醒一句!本小说乃是我,戴淑仪本人的个人作品,因此非经本人同意请勿随意转载、抄袭、复制。要是喜欢本作,可以黏贴本博客地址,非经本人同意,不能转到其他位置。希望大家能给予我关于本文的意见。

我说:“对,大家猜对了,那是比我和李焕更早来到火灾现场并且第一个冲进火场的那个人,李展文,凶手就是你。”

大家都吃惊了,脸上是一副毫不相信的样子。惠娟姑妈激动地反驳我:“你不要乱说哦,展文这孩子怎么可能是凶手?”

李展文首先吃了一惊,然后恢复往日的笑容,镇定地说:“韦琪姐姐你在说什么呀?这样的玩笑不能乱讲哦,你想想看,我怎么会杀了我自己的哥哥呢?还有爸爸妈妈都是我至亲的人,我怎么会是这无情的杀手,况且每件案件我都和大家一样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我哽咽了一下,说:“所以我才说这四个案件的共同点就是大家都有不在场证据,要是从案件发生时大家的位置这个角度出发,我想怎么也会破不了案的,于是我从其他地方着手,虽然我没有证据证明你曾经动过那个木板,但是其他案件里,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可以证明你是凶手的有力证据。不过,在我说出这个证据前,我还是想把事件从头到尾地破解给大家听。大家还记得第一个案件吗?那是孝柔发现了在饭厅的火炉里发现了一些疑点:第一、火炉里烧剩的木头居然还有一点温热,照福伯说,火炉应该是凌晨零点就会完全熄灭,但是案件发生时是凌晨两点,当时,本来已经没有温热的木头居然还有一点点热度,也就是说案件发生后,凶手把凶器给烧了。”

“把凶器给烧了?怎么可能?那是什么凶器?”李勇叔叔头脑有点糊涂了。

“凶器就是用固体二氧化碳做成的冰,通称干冰。这也是孝柔发现的第二个疑点,烧剩的木头上还留存一点点白色的粉末,我那时把它弄了下来,让鉴证科的工作人员检验,确实是干冰的一部分。我想那些干冰由于形状不太整齐,所以导致死者的伤口一点奇怪。孝柔、李焕你们还记得吗?我们到古堡第一天晚上的时候,不是都看见了李展文的干冰与泡泡的实验吗?我想他大概就是用这些实验用的干冰作案的,然后作案成功以后,就再次在火炉里生火,把干冰少了,但是偏偏留下了一点痕迹,又偏偏让我与孝柔发现了。”

李焕与孝柔恍然大悟,都记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对,我那晚确实做了这个连你都赞我的实验,但是这就能证明我就是凶手了吗?别人不可以事先偷取了我的实验工具箱,然后用我的干冰来杀人的吗?”李展文信誓旦旦地说。

“我也知道我是无法套出你犯罪的证据以及指纹,因为第一件案件发生的时候,你手上还带着塑胶手套,犯案结束后也把手套放进火炉里烧了,但是我们还是事后在火炉里发现一片小小的塑胶碎片,我估计这还是烧剩的东西。虽然第一件案件我还是无法找到真正的证据证明你就是凶手,但我还没有说完,那天晚上你做了一个举动,倒是让我联想到这与第二件案件有莫大的关联。”

“到底是什么举动呀?”孝柔有点迫不及待了。

“那就是你曾给你妈妈汪太太冲了一杯咖啡,我想你在那杯咖啡里加了比较重的安眠药吧!还有,你在杯底下放了一张纸条,我推测,这还是你用电脑打出来的字。当汪太太接过你的咖啡以后,发现了那张纸,然后神情就开始有点不安了。”

“我也记得有这么一回事,我还问过她又没有大碍,但是汪太太只是勉强地笑了一下,然后赶快回房去了。”林欣欣也想起来了。

“以下还是我的猜测,我想纸张的内容大概就是‘明天早上7点的古堡声想起来的时候,马上跑出古堡外面的森林里呆五分钟,然后要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跑回古堡木门外的庭院里等我,不怎么做的话,小心秘密泄露还有你的小命。’后来汪太太也确实跑出去了,不是吗?”

“但是她跑出去的时间是12点呀?这未免与你的推测有很大的出入吧?”李展文带有点嘲笑的意味对我说。

“你别再误导大家了,我说你前晚给汪太太喝下带有安眠药成分的咖啡,让汪太太睡过头了,误以为当时古堡里敲午时的钟声是早上七点的钟声。”我有力地反驳展文这种嘲笑态度。

孝柔突然悟性大发,支持我说:“我明白了,那天早上七点时,我们不是曾叫李展文兄弟俩叫他们妈妈下来吃早餐吗?李展文不是说他曾找过汪太太,并且说汪太太想多睡一会儿。原来他想我们不要打乱他的杀人计划,不想让汪太太过早醒来。古堡早上七点的钟声与午时钟声这么相像,再加上那天天气灰蒙蒙的,又下着梅雨。对于一个刚睡醒的人来说,肯定分不清是什么时候的。”

“哦,原来如此,由于大家都是分散寻找汪太太的,所以展文还是有机会重回古堡的庭院把她给杀了。”李焕接着孝柔的推论说。

“但是当时我们一点枪声也听不到呀?这又怎么解释呢?”姑妈情绪有点激动,她仍然坚信李展文不是凶手。

“那是因为展文使用了消声器,但是他很警觉也很小心,他为了做到让大家真的听不到任何枪声,他还利用了庭院里的花洒装置。”

“花洒装置?”大家不约而同地说。

“大家也许平时不会留意,其实庭院里有四个花洒装置,其实这四个花洒装置一起运作的声音是很大声的,我也问过福伯,由于我们到古堡的三天,天气比较湿润,所以并不需要同时开取四个花洒装置,所以大家没有留意到花洒装置。还有我们寻找汪太太的时候,那是的天气不就是正下着毛毛细雨吗?所以即使同时开取四个花洒装置也不用留下任何证据,就算凶手自己亲手去开也好,关也好,都不用担心留下指纹,因为雨水都已经洗掉了。”

“所以汪太太的衣服湿成那样子就是这个原因所导致的。”李焕马上想到。

我自信地对他点点头。

大家都开始相信我所说的话,望着还是那么淡定的展文,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你说了那么久还是没有任何可以证明我就是凶手的证据呀!一切都是你的推理,任何人都可以担当那个杀人的角色。”

“但是我从第三件杀人事件那里,可以完全确定你就是凶手。”

“那时,不是我及时推开展文,他早就死了,难道他还会杀死自己的吗?”惠娟姑妈对我发火地说。

“那只是障眼法,他根本不打算让自己中箭,他只是想要被擦伤的结果。我一直在想,之前两件案件都这么完美,但是第三件案件去留下了大量的疑点让不得不去思考。我想这事件属于不确定杀人事件。”

“不确定杀人事件?”姑妈不解地说。

“大家应该还记得吧!那时孝柔不是跟马爱玲有争执吗?她们一直在争用浴室,要是浴室是孝柔先用,那么展文就不会开始他的第三个杀人计划,但是事实上,马爱玲胜利了,于是展文就马上准备好几个钉书针,一条钓鱼线,两个十字弓,还有一个用水做的冰块就可以了。”我说完,然后拿出一张我事先话好的机关设计图。

“两个十字弓?但是我们只找到一个呀?”李焕又打断我的话了。

“就是这点反让我证明展文就是凶手。他用我刚说的工具,在外面不好机关,然后他一直等待时机,他不是假装由于父母临时身亡而十分伤心的样子,所以我们陪他回房间吗?这让我们就可以帮他作出不在场证据,然后,等他躺下床的时候,他把手移到被子里,然后拉动藏在被子里的钓鱼线,机关就会开始运作,首先展文房间的十字弓就会发射,他本想让自己受伤的,谁知道姑妈却推开了他,代替他受伤,这出乎他意料之外,这点也导致了他以后露出的马脚。然后我与李焕都曾拿过那个十字弓,就当我想看清楚它的时候,机关还在运作,被钉书针固定好的钓鱼线一直延伸到楼下的冲凉房外另一个十字弓,十字弓由于有点重,所以为了能够更好地得到支撑,展文事先把十字弓放在一块冰上,这时十字弓对准马爱玲,只要再次拉动钓鱼线就可以发射箭,第三件悲剧就是这样发生的,也因为这样,所以冲凉房的玻璃是从外面向里面脱落的。接着我想展文趁着大家都下楼观察冲凉房的时候,先陪惠娟姑妈回房。然后赶紧从自己的窗上,把楼下的十字弓通过钓鱼线拿回来。冰由于长期在热气腾腾的浴室外,很快就会自然溶掉,凶手就不用害怕留下任何痕迹,我想你房间内的钉书针和钓鱼线肯定早就被你收拾好了,就算我怎么找也不能找得到。但是惠娟姑妈打破了他的原来计划,使他心情有点急躁,可能牵扯外面的钓鱼线时粗暴了一点,还是让我后来发现冲凉房外的钉书针,由于当时湿度比较高,冰是如你所愿溶掉了,但是它留下了水迹,这个水迹,我也让鉴证科工作人员拍了下来哦。你现在知道你犯下的错误是什么呢?”

“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这个错误是什么?”李展文有点被我的推理逼得乱了阵脚。

“我刚才已经强调了一次了,姑妈突然而来的代替你受伤,却让你失去了应有的谨慎,你后来给警察的那一个十字弓是哪个十字弓呢?”

李展文想了一想,然后如我所想,他的表情几乎崩溃了,“啊!”

其他人还是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你终于想起来了吗?你由于阵脚大乱,居然把楼下的十字弓交给了警察,那个十字弓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指纹,但是我与李焕曾经碰过那个十字弓,但是后来鉴证科工作人员告诉我那个交来的十字弓里居然没有我与李焕的指纹,这就是证明了,当时你由于手脚太忙,而且又要抓紧时间赶到楼下,所以本该交出去的十字弓与要藏好的十字弓却交叉掉乱了。我说的没错吧!凶手就是李展文,你自己。

大家仿佛被雷打到的样子,十分震惊,都望着这是已经仿佛没了灵魂的李展文。

“那当时亚森站在冲凉房前,真的如他所说,想要劝马爱玲不要怪罪我吗?”林欣欣吸了一口气地强求自己冷静下来。

“这也是展文的一个诡计,当时第二个案件发生以后,林小姐曾与马爱玲发生争执,于是展文想到可以利用这点让亚森站到那里浴室前,从而为第三个案件做准备。就在亚森安慰他以为很伤心的弟弟展文时,展文对亚森建议不如先陪欣欣回房,然后,再下来好好代替欣欣向马爱玲道歉。接受了展文建议的亚森想都没想就照办了,可是他万万想不到,他的弟弟居然想让他成为代替自己成为杀人凶手的嫌疑人,”我压抑自己的心情,因为在之前我都不愿相信展文时这么狠毒的人,“所有的案件都必须需要一个既懂得物理知识,又要坚持不断试验的人才能做到,再加上那把十字弓的有力证据,作为一名理科大学生的你,根本没有其他人可以作案了。”

惠娟姑妈双脚瘫倒在地上,她早就哭得泪流满面了,突然又发了疯似的,站起来,双手死扯着展文的衣服,用已经哭红了的眼对着展文无奈的眼神,哽咽地说:“快……快去反驳呀!姑妈我知道不是你干的,对不对?……姑妈知道你从小就是好孩子,怎么会杀人呢?快…快去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姑妈!我……我就如骆小姐所说的那样,我的确杀了那四个人,那四个我这辈子永远也不会原谅的人。”展文终于亲口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了,这时的他,脸上不但消失了往日的灿烂笑容,而且展现出活生生的狰狞脸孔。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杀了马爱玲都还是有动机可言,但是你爸妈还有你哥,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呢!”孝柔非常不解。

“我想这应该是李家多年的秘密吧!~~~~~~~”

究竟是什么秘密导致这场悲剧的出现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