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推理小说连载】暗藏杀意的阴森古堡(三)  

2009-09-13 13:0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意:虽然说得有点夸张,好似这写得未必可能会出现话比人抄袭的程度,但是都是为了小心,还是提醒一句!本小说乃是我,戴淑仪本人的个人作品,因此非经本人同意请勿随意转载、抄袭、复制。要是喜欢本作,可以黏贴本博客地址,非经本人同意,不能转到其他位置。希望大家能给予我关于本文的意见。

我们一行人赶紧下楼,看见汪太太发了疯似的,不断往古堡外的森林跑去,大家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全部跑出去找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大家都几乎累坏了,都集中在古堡的铁门前休息,结果没有人找到汪太太,她到底去了哪里呢?难道像天使一样消失,然后追寻汪光彦先生吗?

 “啊!那个是什么东西?”林欣欣尖叫了一声,然后指着古堡庭院里的一个草丛堆后面。

大家都顺着方向慢慢走去,我的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它仿佛在告诉我一个残忍的事实,的确,草丛堆后面躺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汪太太。只不过,她已经死了,是中枪而死的。周围没有任何凶手留下来的东西,很奇怪,真的很奇怪。我怎么想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你也觉得很奇怪吧!”李焕看着我说,“明明外面只是下着毛毛细雨,就算她在外面呆的时间如何长,她的衣服也不应该湿成这个样子。”

“还有,我们大家出去的时候,明明看见她往森林跑去的,但是为什么她又躲过我们的搜寻回来古堡里。她明显是中枪而死的,但是我们都没有听到任何枪声。”孝柔也看着我说。大家对孝柔所说都一致认同。

“她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在15分钟之前,的确是由于中枪而身亡的。”林欣欣检查尸体完毕后报告。

后来为了安全的需要,我与李焕都劝大家赶紧回到古堡里去。这时我发现庭院里两边都各有2个崭新的花洒装置,于是询问了管家李福,他告诉我,这是刚新换的花洒装置,因为旧的花洒装置在不久前就坏了,于是就买了个新的回来,以前只有两个花洒装置的,只不过这庭院实在太大了,为了更好更有效地灌溉草树,于是就买多两个回来。

大家都淋湿了,因此赶快回房换衣服。我在等孝柔换衣服的时候,不断地想着刚才发生的事件,刚才李焕与孝柔说的奇怪要点都对,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是不可以忘记的,那就是为什么汪太太要急忙冲出去。难道有什么人在找她吗?这时外面传来吵闹声。

“难道这又是玛丽亚天使惩罚有罪的人吗?”李福双手交叉合拢,焦急地做起祷告。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世上哪有这么多神或是天使真的管理人间呀!”李勇在李福旁不断劝告。

“我看勇叔说得对,哪有什么玛丽亚天使作怪,是人在作怪才对。马小姐你说说看,你最讨厌的两个人都死了,这里最想他们死的就是不就是你吗?”林欣欣激动地说道。

“喂喂,你有证据说才好哦,别在这胡说。我怎么会杀了他们俩,即使我真的十分憎恨他们,也不会用我的手去行动,他们的血会弄脏我的手呢!”马小姐赶紧辩驳,“倒是你,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要做给你的男朋友看的吗?然后就可以得到他们夫妇俩的财产吗?”

“你…你说什么?”林欣欣气得快要发疯了,李亚森抓紧欣欣双手,但还是沉默不语。

“你们别再说了,好不好?在别人面前多不好意思呀?”惠娟姑妈一边说,一边安抚伤心的李展文。李福与李勇也同意地点点头。

“我不管了,我要洗澡,刚才那场梅雨淋得我这个样子,我最怕肮脏的东西了。”马爱玲冲向冲凉房。

“不行,我先到的,况且这时间应该到我用浴室的。”不知从什么时候拿着更换的衣服跑下来的孝柔喊道。

“你长这么大,难道还不知道要尊重长辈的道理吗?”

“你活的时间这么久了,难道连先来后到的道理也不懂吗?”

又是一场无聊的争吵,我感到厌烦极了,无奈地抚摸自己的头,李焕也向我投来无奈的眼光。最后还是能吵的马爱玲小姐胜出,她在冲凉房里还高兴地哼着歌呢。至于孝柔,她只好生气地跟我们回二楼的房间等待。在回房的过程中,我与李焕不断地讨论这两个案件会不会有关联,我们都很肯定地排除了是外面的人作案,因为这个古堡的位置很难查出来,要不是有专门的地图,外人是很难从森林里找到这里来的,而且路上分叉口那么多,很容易迷路的,再说这地图要不是李家的人提供,其他人是真的很难来到古堡的。所以我们可以确定这凶手就在我们这群人当中的某一个。到底是谁呢?

亚森不断安慰身旁的弟弟展文,弟弟展文跟他交流一阵子。后来,林欣欣在李亚森的陪同下先行一步返回自己的房间。李福与李勇叔叔心也累了,于是他们都回房间里去。由于我们很担心展文的心情,说实话,尽管展文是一个大一的学生,也是男孩子,但双亲突然间都离去,人又怎么受得了呢?惠娟姑妈不断温柔地安慰和鼓励展文。我们看了也都觉得惠娟姑妈比汪太太更像展文的妈妈呀!

突然,“嘭”的一声,展文房间的玻璃同时破裂,与玻璃相对的方向射来了一支飞速的弓箭,“展文,小心!”惠娟姑妈赶紧扑向展文,那支弓箭划破了姑妈的肩膀,展文在姑妈的拥抱下躲过一劫,但他也吓了一跳。我从弓箭发射的方向看见了墙上有一支十字弓,李焕赶紧把那支十字弓拿下来,我刚触碰它的时候,我都还没有看清楚它的样子,楼下也突然“嘭”的一声,再来就是一声惨叫“啊!”这难道又是……

“下面是什么房间?”我赶紧问道。

“下面是浴室呀!天啊!马爱玲在里面。”孝柔吓坏了。

我们赶紧下楼,李焕惊奇地发现,李亚森居然站在冲凉房门口。还没来得及问亚森,我看他也吓坏了的样子,我们拼命地敲冲凉房门,但是里面毫无回答,于是李焕赶紧踢开了门,是的,进入我们眼帘的又是一个可怜的被杀者。

李焕生气了,激动得猛扯李亚森的衣领,“你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些什么?”

李亚森惊得腿都软了,“我没干什么,真的,我刚刚想敲门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嘭’的一声,然后我就敲门想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就此而已,我没说谎。”

“你好端端的干嘛要骚扰一个正在洗澡的人,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李焕几乎失去理智了,幸亏有我和孝柔在旁边制止他,才使亚森未被李焕打他一顿。

欣欣赶紧进入冲凉房干起验尸的工作,她十分灵巧地做起来,我在身旁都被她这副专业技术吸引了,“我在做普通医生之前曾经当过法医。”欣欣明白到我的好奇心在想什么。

欣欣的验尸结果出来了,马爱玲死于像是十字弓之类的东西被刺而死。问题是我们刚才明明看见十字弓在上面,而且在我们手上,这类十字弓每次只能发射一次,怎么也不可能是这支被刚才我们拿到的十字弓所伤。

我们之前通过手提电脑发送地图,从而能够联络警方,这时他们与医生总算到达古堡了。我才发现原来外面已经停雨了。他们根本没有时间感叹宏伟的古堡,就马上投入紧张的工作当中。李展文把我们留在他房间的十字弓交给警察们后,马上跑到姑妈房间里去了。幸亏姑妈只是擦伤,并无大碍。在我身旁的孝柔倒是吓得不轻,于是我帮孝柔向李焕请假,让她呆在房间里休息,我来照顾她。

“韦琪,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一直在想,要是我与马爱玲争冲凉房的时候,我胜利了,那么躺在那里的死尸就是我了!呜呜!”孝柔吓得快要哭了!

我轻轻抚着她的背脊,不断地安慰她:“不是的,刚才那一个案件,很明显比前两件不同,不知怎的,有很多漏洞。”

“那你说有什么漏洞了?”

“你不觉得奇怪吗?前两件案件都没有留下什么犯罪的痕迹,但是这次居然先打破展文房间的玻璃,又打破楼下浴室的玻璃,最大的痕迹就是留下了十字弓这个凶器,还有让我们想到案件是由十字弓所造成的。很明显,杀人的心思早就有了,但是杀人的方法是临时想出来的。”

“听你这么一说,也对哦!刚才站在门口前面的李亚森神情动作也很奇怪,为什么他要站在冲凉房门口?”

“他说那是因为他想安慰马爱玲,叫马爱玲不要怪罪他的女朋友林欣欣的头上。你说这借口能成立吗?”李焕敲了敲门就进来了。

我询问他刚才的搜查结果。

“在浴室外面的草地根本找不到任何十字弓的东西。还有你叫我留意的地方,我倒是发现了几处可疑的地方。”李焕有点不服气地说。

“到底是什么地方可疑呀?”孝柔已经完全恢复常态了,忘记了自己刚才是多么地不安。

“刚才,韦琪特意叫我观察展文房外和冲凉房外的墙外有没有像钉书针的东西,我真的在墙外发现了一个钉书针,还有冲凉房外有一个奇怪的水迹……”

“唉!冲凉房外有水迹,有什么好奇怪的?”孝柔不以为然地笑道,“刚才不是下雨吗?”

“不,前一段时间已经停雨了,再加上那里接近温度较高的冲凉房,就算是水迹,也会很快就会干的。因此那里会有水迹,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你别打断李焕的话啦。”

“对呀!经常打断我的话,真是没礼貌。还有你要我找有没有钓鱼线的东西,我倒是没找到。不过你叫我留意的冲凉房玻璃脱落的方向,正如你所说那样,是向冲凉房内脱落的。”

“向里面脱落又有啥关系呢?”孝柔不解。

“那就表明凶手是从外面发射十字弓而来的,呀!不一定,也许可以通过自动发射装置另到十字弓向冲凉房里面发射,因此李亚森还未能脱离嫌疑。”我叹了一口气地说。

“最讨厌汪光彦夫妇的马爱玲也死了,那么到底谁才是凶手呢?难道真的是李亚森?要是李亚森的话,难道他会放弃巨额家产,而去杀那个不对他造成任何危害的人?不对!马爱玲口口声声说她知道这个家太多的秘密。也许她知道李亚森的秘密,因此李亚森杀了他。况且马爱玲之前还多番侮辱他的女朋友呢,对,他有足够的动机。”孝柔叽叽咕咕地说。

“你傻了吗?”我敲了孝柔的头一下,“你忘记了吗?他说他想代替他女朋友与她和解呢?他的动机,我看正如你所说,与李家的秘密有关,李焕,我想你有时间应该告诉我们一下你家的往事。”

“嗯,明天再说吧!真希望这些案件快点结束。”李焕感叹地说。

后来,古堡里在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了。这样我们总算能睡个安稳觉。

第三天的早上,大家都齐聚在饭厅里吃早餐,李氏两老在聊着日后的安排,林欣欣好像很累的样子,根本不想说什么。李亚森还是像以前那样沉默不语,倒是阴沉了几倍的样子,也许被人认作嫌疑人的缘故吧!看他的样子真叫人担心。李展文在惠娟姑妈的开导下,总算平时的自信与开朗,吃早餐时还与姑妈开心地聊天呢。我身旁的孝柔像条死鱼似的,她也实在太累了,李焕也是,果然当警察一点好处也没有,只有瞎忙。

要是一直都这么风平浪静就好了……

到了9点半的时候,二楼的林欣欣突然在房间里大哭大喊,我们以为他们又出事了,结果打开房门一看,只看见林欣欣就要抓狂的样子,不断地哭,李焕赶紧上前安慰,我发现床下有一封信,我打开一看,这是一封用电脑打出来的信,署名是李亚森,信中的内容是这样的:

各位:

当你们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大家了,我打算追寻我的亲人,我要用我的方法去赎罪,不然天使玛丽亚是不会放过我的,之前的三件命案都是我一个人干的,因为我经营的电脑公司出现了财务问题,汪光彦夫妇虽然是我们的养父母,但是他们居然不肯借钱给我还债,于是我就起了杀意,打算在这次古堡聚会中找机会杀了他们,从而提早获得他们的巨额财产,谁知道当我以为自己成功的时候,马爱玲发现了我的用意。她要挟我,我为了事情不被败坏,所以连她也杀了。但是我发现自己的良心实在过不去,而且欣欣居然一直都那么相信我,我却骗了她,不行,我不能继续存留下去,我必须去死,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再见了,各位,请大家原谅我。

                                                                                                                                                   李亚森

很奇怪,真的很奇怪,一个就算要去死的人,在早餐的时候会是那么的平静吗?怎么我也无法相信。但是我身边的人都几乎被这封信的内容深深地信服。

“无论如何,大家赶快寻找他吧!既然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也就是说,他根本还没有离开这里。”我赶紧呼吁大家。

“我看大家还是留在古堡内寻找比较好,未免发生像第二件案件那样的事。古堡外的搜寻就交给我们警方来办就好了。”李焕接着说。

于是大家都纷纷行动起来,古堡内外,都充满了呼喊李亚森的声音,时间就这么流逝,我们没有找到李亚森,李亚森也没有出现。林欣欣几乎崩溃了,她哭喊着李亚森的名字,她的样子真叫人担心。展文也是,因为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自己怎能坐视不理呢?

古堡的中午的钟声也玲玲当当地响起来。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且这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到底还要发生什么悲惨的事吗?难道亚森真的要以死谢罪?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