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仪家仪居*~2+2J~*

寻觅 人生 梦想与现实 Drive Your Dreams

 
 
 

日志

 
 
关于我

水鱼

网易考拉推荐

【推理小说连载】暗藏杀意的阴森古堡(二)  

2009-09-12 09:4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意:虽然说得有点夸张,好似这写得未必可能会出现话比人抄袭的程度,但是都是为了小心,还是提醒一句!本小说乃是我,戴淑仪本人的个人作品,因此非经本人同意请勿随意转载、抄袭、复制。要是喜欢本作,可以黏贴本博客地址,非经本人同意,不能转到其他位置。希望大家能给予我关于本文的意见。

黄昏很快过去,夜幕降临,所有人都齐聚在一楼的饭厅,我与孝柔才真正地认识到今天来到这座古堡的所有形形色色的人物,除了今早见到的人外,还有2个性格不怎么相称的兄弟和一对衣着光鲜得不得了的夫妇,听姑妈小声地介绍,年纪较轻的叫李展文,他是一名理科大学生,年纪较大的叫李亚森,虽然外表很帅,但是实际阴沉不语,吃饭这么久了,都不见他说一句话,他同时也是李展文的哥哥,这么说来,他是林欣欣的男朋友了。怪不得林欣欣在他隔壁坐着。那对整晚吃饭过程中一直炫富的夫妇是这对兄弟的养父母汪光彦夫妇,他们这一家好像刚从美国回来。听说男的是私人银行行长,怪不得这么爱炫富了。还有一位仿佛40来岁的女人,正当我想她是一个怎样的人物时,她已大声自我介绍了,“我看今天这饭桌的人,有的认识我,有的不认识我吧,我叫马爱玲,是《东方时报》的记者。”

“什么记者不记者的,明明是濒临被人炒鱿鱼的时间,还干嘛跟来我家的聚会?”汪光彦率先打断她的自我介绍。

“什么被人炒鱿鱼?我可没这事,李家的聚会可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像是玛丽亚天使之谜。我每年来这里就是为了查出这些秘密的。”

“什么秘密?什么秘密?我最喜欢秘密的了!”孝柔兴奋地说。我赶紧拉着她,封住她的嘴巴,向她打了一个眼色。孝柔看了看,终于明白应该要怎么做了。

后来饭桌上每个人都沉默不语,一味地吃饭,只不过大家的神情变得紧张不安,除了正得意洋洋吃着饭的马记者以外。

这一切的沉默就是让李展文的一句话打破的,“我吃完了,大家慢慢吃吧。”我看着他走向一间没有任何颜色门牌的房间,我与孝柔吃完饭,想着没什么事,于是也好奇地走进那间房间。原来他正在做一个实验,他在一个用玻璃做成的箱子里,放着一大堆冰,然后往冰上吹出一个个小泡泡,这些泡泡不会像平时那样,在空中很快地破灭,而是它们居然会在冰上浮着,一上一下地保持浮动状态,这景象美丽极了。

孝柔瞪大了眼睛看着,陶醉在这片美丽的景象当中。她兴奋地问:“为什么会这样呢,是魔术吗?”

那大男孩看着孝柔的脸,觉得可爱又滑稽,他故意不告诉她。

“我看,这只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物理实验而已,”我用手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那男孩惊讶了一下,“这些冰不是平常我们见到的用水做的冰,而是用二氧化碳做成的冰,二氧化碳的固体形式就像冰一样,只不过在汽化过程中冒出比较明显的烟雾,这些烟雾也就是二氧化碳,不断支撑这这些泡泡,在气流的流动下,不断一上一下的浮着而已。”

“太棒的解释了,请问小姐是什么职业的?”那小子十分佩服我的样子,另到我有点得意洋洋了。

“她只不过是一个经常捣乱又不怎么出名的物理科教授而已。”李焕站在房门前有点生气地说,“我说,你们在别人家做客,居然一点礼貌也没有,什么时候了,居然不在自己房间里休息,还到处跑来跑去。”

我既生气又有点抱歉,我才不要理李焕的嘲弄,赶紧高兴地对李展文说:“你好,我叫骆韦琪,是一位物理科教授,我看你是一位出色的理科学生,我们有时间就来探讨一下物理知识吧!”

李展文高兴地点点头。

由于这一天发生的事太多了,见到的事物也太多了,我们都累极了,在这么软乎乎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午夜的古堡阴森恐怖,由于城堡老旧,二楼房门外是一盏灯也没有的,几乎是黑得不见任何东西。别说外面又下起了三月的绵绵细雨,就是窗外呼呼的风声,为这么古老的欧式古堡添上几分不为寻常的气氛。明明二楼走廊上一个人都无,但是却偏偏传来一阵阵不轻不重的脚步声,真的是一个人也没有吗?窗外的风越来越大,仿佛在为稍后的悲剧增添背景音乐似的。

孝柔由于吃得太多,睡前又喝得太多果汁,再加上这个房间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独立厕所,于是她就带着一个手电筒,独自静悄悄地离开房间,厕所就在二楼楼梯右方,当孝柔走到楼梯中央时,一个闪电急速而来,当警察的孝柔又怎么会害怕打雷呢?但是这时的她已经被吓呆了,就在闪电的那刹那,她仿佛看见楼梯下面有一个带着天使面具的人影。闪电过后,孝柔揉了揉眼睛,人影消失了,她拿着手电筒照了一下楼梯,她发现楼梯不知何时沾上了一条条羽毛,仿佛铺成一条天使之路,指引孝柔不断下楼梯,那些羽毛一直不断延伸到走向饭厅的方向,孝柔顺着方向走去,发现饭厅的饭桌上点着一根蜡烛,好像有个人在进餐的样子。

“那不是汪光彦先生吗?他干嘛一个人坐在那里呀?”孝柔吓了一跳地说,她转身又想,不对,他的头垂下来似的,仿佛像个死人那样坐着。孝柔打算继续向前走去,走到汪先生的身边时,正好雷电再一次地强烈打来,“啊!”孝柔大声呼喊。

我被这一阵呼叫声惊醒,难道刚才我在做梦吗?不对?外面传来一阵阵紧促不安的脚步声,我也发现孝柔的确不在隔壁床,于是马上打开房门下楼去。

原来大家都被孝柔的尖叫声弄醒了,可是大家都顾不上其他的了,议论纷纷,原来汪光彦先生已经变成了一个冰冷的尸体了,他的周围布满了鲜血。汪太太哭得歇斯底里,不断拉扯着汪先生的西装衬衫,李焕和孝柔好不容易地才把汪太太从汪先生身边扯开,惠娟姑妈和李家的亲戚们都不断地安慰她。

李焕总算把现场处理好了,他对大家说:“从这一刻开始,大家不可以随便离开这座古堡,不可以随便接触尸体,因为这已经成为了现场,大家都有嫌疑。”

“你说什么?难道我们是杀人凶手吗?我们和他这么好,怎么会想杀了他呢?”李福悲伤又激动地说。

“那可不能这么说了,李福。你们家的关系这么复杂,谁说一定是和睦的?”马爱玲小姐对刚才的景象不以为然,还在边看边吸香烟。

“你这话什么意思?家里已经够乱了,你别在旁边胡说八道!”惠娟姑妈愤愤不平地说。

“啊拉啊拉!你们说我在胡说八道,怕我在外人面前说出你们当年的丑事,我告诉你们,李亚森和李展文既然姓李,那就肯定不是汪先生的孩子了,他们之所以收养他们兄弟俩还不是贪图你们家古堡的财富罢了!亚森经常沉默寡言也是从他们收养开始的。再说,汪氏夫妇他们当年也是亚森他们父母李谦夫妇的朋友,但是我看李谦夫妇的死也不是那么简单”,马爱玲小姐几乎破口大骂了,“我既然做记者的,对于这些事,查起来就很方便了。”

“哇,这个家的人怎么这么复杂呀?”孝柔对着李焕说,李焕低头沉默不语。

“你们别再说了,这些悲伤的事干嘛还要再提?”李亚森愤怒地说,然后转身跑回房间。

“请问,我可以帮你们验尸吗?起码我还是医生,应该可以帮助你们的?”林欣欣说道。

“那就麻烦你了!”李焕感谢地说,“还有你,别再给我搞麻烦了,这是我家的事,再说,你不是警察,别再尸体旁边乱观察。”李焕指着我说。

你以为我很想观察吗?我生气地想,我看到孝柔给我打了个手势,那表示她在督促我快帮忙的意思,更何况她手上还有能够威胁我的东西呢,我怎能不按她的想发做呢?这时,我看见汪太太眼神不太对劲,仿佛手上拿着什么东西似的,有点紧张的样子,好像即使展文冲给她喝的咖啡一点静心效用也没有。

经过林欣欣地细心检验过后,她认为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2点左右,而孝柔刚才想去厕所的时间是凌晨2点半,当时没有任何人在现场走过,除了那个奇怪的身影外。刚才我在尸体旁也没发现任何凶手留下来的痕迹,只是觉得尸体的胸部伤口有点奇怪,这不是被一般的利器所伤,而且伤口外面和尸体周围只有鲜血,也没留下任何水迹,这就排除了用冰做的兵器的可能性。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奇怪?怎么电话打不出去呢?这明明不是手机,而是公用电话呀”李焕一边不耐烦地说,一边不断重复拨号,但就是没有任何回应,我顺着电话线的方向走去,发现电话线在某处地方断了。到底是谁干的?很明显,凶手想要我们与外界联系完全脱离。

“韦琪,你刚才叫我帮你观察饭厅周围有没有可疑的物件,我只能找到一处地方,那就是在饭厅的火炉里有曾经不久前烧过的痕迹,我刚才向李福管家确认过了,这家里的火炉应该是午夜12点后就会完全熄灭,可是当我接触火炉烧剩的木头时,觉得还有一丝存留下来的温度。还有木头下有一点点白色的粉末,但是我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孝柔拿起火炉里的木头给我看,“火炉里让我还发现了这个。”我看了看,又摸了摸,仿佛是一片塑胶被烧后存留下来的物质,我陷入了思考当中。

“总之,现在还没天亮,大家还是赶快休息吧!天亮以后,大家再来我这录口供。”李焕与孝柔经过商议后,决定还是这样做比较好。

发生了这样的事,又有谁能够安心地睡觉呢?

早上7点,古堡的钟声铃铃当当地响起来。尽管昨晚发生了恐怖的杀人事件,但是很奇怪,大家的态度仿佛变了似的,一点悲伤的感觉也没有,也许是最悲伤的人到现在还没出现的原因吧。

“咦?怎么不见汪太出来吃早餐?展文,亚森,快叫你妈赶快下来吧!”李勇叔叔说。

“妈妈说她想睡多一会儿,刚才我已经找过她了。”展文拦住正要站起来的亚森说。

“这样也好,我想昨晚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心里肯定不好受,而且又没能睡上安心的觉,就让她多休息一下吧!”刚从李焕设立的巡查室出来的惠娟姑妈说到。

“我看她肯定心有鬼,恐怕自己会是下一个目标?”马爱玲小姐的嘴巴还是一样毒辣。

“什么目标不目标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欣欣不满这位马小姐。

“昨晚那位沈孝柔小姐不是说过吗?她看见一个与古堡门外的玛丽亚天使像的人吗?那位天使似乎正在在惩罚这些做错事的罪人,那夫妇不就是那些罪人吗?”马小姐又开始了她的无依据推论了。

又是一场无聊的争论。孝柔在我身旁不断地抱怨李焕没信用,说好今天带我们去参观古堡的空中阁楼,但又要忙于录取口供的事。我就要被这些怨言烦死了。在我们身旁的惠娟姑妈笑着看我们俩,然后对我们说:“既然我都已经录完口供了,那就不如让我代替小焕带你们去参观吧!”

我和孝柔高兴地点点头,在姑妈的带领下,我们参观了古堡顶楼中的小阁楼。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这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神秘豪华。只是一般的小楼阁,呀,不对,应该是一个杂物房才对。小楼阁处处都摆设得十分整齐,与门相对的墙上只有一个小木窗,从木窗可以看到宏伟的森林景色,我想在这里看日出或是日落肯定很美了。

“孝柔,刚才当我第一眼看这个小楼阁时,就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你觉得呢?”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到到底是什么?

“我也觉得呢?”孝柔点点头。

“是楼阁中央的一片瓷砖吗?”李展文不知从什么时候就站在楼阁的门口。

说起来也真是这块瓷砖带给我一种不协调的感觉,整间楼阁,地板都是由木材做成的,就是门口与小木窗的中央铺设了这一片大概只有1平方米的瓷砖,后来经过展文的解释,原来这个阁楼曾经发生大火,原因就是一到中午12点的时候,从小木窗投射出来的阳光异常地强烈,万一在阳光照在木板上,会导致火种的产生,为了楼阁的安全,在这个范围内铺设了这么一块瓷砖。

“话说回来,你又怎么知道阳关投射的范围就是在这个瓷砖的面积上呢?”我的好奇心又发作了。

“那就要归功于我们这家的物理天才展文身上了,他已经试验多次了。”惠娟姑妈自豪地一边说,一边摸着展文的头。

我不得不佩服这小子的对实验和对物理的热情,作为一个物理教授,真的对这小子抱有很大期望。

“我就知道你们会在这!”李焕气喘呼呼地说。

孝柔仿佛忘记了李焕的失信,连忙问李焕调查口供的结果,经李焕无可奈何地回答,大家在案发时间里都在睡觉,除了住双人房的李福与李勇,李亚森与林欣欣,李焕与李展文,我与孝柔可以互相作证大家没离开房间外,惠娟姑妈、马爱玲小姐,汪太太都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没离开房间。

“那么马小姐的嫌疑也很大了,她仿佛十分讨厌汪先生。”孝柔说。

“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之前,都不可以随便怀疑别人哦!”我拍了一下孝柔的脑袋。

“但是动机也是有的哦……”展文想说什么,但是被惠娟姑妈赶紧堵住嘴巴。

铃铃当当,铃铃当当,中午十二点的古堡钟声又在响起。突然楼下传来李勇叔叔的声音,“汪太太,你要去哪里呀?外面下着大雨呀!”

汪太太慌慌张张的,到底要去哪里呢?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